笑颜逐开,满脸欢喜,仿佛陈轩就是他们的新老

 
 
    玉姐是一个,这些华夏裔混混,也是。
 
    他们都在神户生活了很久,由于不是正宗的扶桑血统,在许多方面,他们无法享受扶桑人的待遇。
 
    比如这些想在道上混的青年,由于是华夏裔血统的关系,他们甚至成不了山口组的正式成员,只能在外围混饭吃,得不到多少利益。
 
    现在正式的山口组成员,不用靠街头抢劫来生活,他们掌控着很多暴利生意。
 
    比如,可以合法运营的色~情业,暗中操作的毒~品市场,军火生意等等。
 
    陈轩背着三百多万美金,对管理严密的正式山口组成员来说,并没有让他们决定抢劫的诱惑力。
 
    而得不到多少利益的外围混混,才会搞街头抢劫之类的底技术含量,又高风险的活计。
 
    收拾好钱后。
 
    陈轩果真慷慨的送给他们一大笔钱,说当是疗伤费,算交个朋友,不打不相识之类云云。
 
    陈轩不仅主动给钱,还放低姿态的结交。
 
    作为混吃等死的普通社会青年,能结交到一个高手,而且是个很有钱、很慷慨的高手,哪里有不高兴的道理。
 
    他们赶紧也是低声下气,和颜悦色的与陈轩互相套近乎。
 
    听到陈轩自我介绍姓白。
 
    有个青年忙道:‘’诶,你也姓白?那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啊。‘’
 
    听说陈轩来自华夏江州。
 
    另一青年也巴结道:‘’哦,你是江州人?唉呀,我外婆的姑姑的大姨的表舅的哥哥的儿子也在江州啊,我们真有缘分。‘’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一通交谈下来。
 
    他们“友谊”迅速升温,然后一起去吃饭喝酒,花天酒地。
 
    在酒精的作用下,青年混混们抛开了最后一丝顾虑,开始对陈轩称兄道弟,当做自己人了。
 
    当然,陈轩知道,主要是金钱的作用。
 
    这些人,有奶就是娘。
 
    第二天。
 
    陈轩带着这些青年,又来到玉姐工作的地方时。
 
    玉姐彻底惊呆。
 
    她昨晚一直没有睡好,对陈轩还怀着一丝愧疚。
 
    觉得陈轩肯定要被抢劫,可能还会被打一顿。
 
    可是现在,陈轩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,毫发无损。
 
    再看青年华裔混混,个个鼻青脸肿,满头是包,却殷情围绕在陈轩周围,笑颜逐开,满脸欢喜,仿佛陈轩就是他们的新老大一样。
 
    然后,她也能对昨晚发生的情形,猜出几分。
 
    这样一来,玉姐对陈轩的好奇心,也更大起来。
 
    所以,陈轩邀请她一起吃顿饭,她马上放下工作,欣然应约。
 
    玉姐和几个青年混混,只能算是市井小人物。
 
    他们这些人,当然得不到陈轩想要的核心情报。
 
    不过,他们却可以让陈轩对神户黑暗世界情况,势力分布,地理交通状况等详情,有深入的了解。
 
    山口组在神户无异是绝对的最大势力,在这里,即便它们在大街上砍人,本地警察和政府也不敢管。
 
    不过山口组百年发展下来,不断壮大和升华,又有政府的支持。
 
    因此现在的山口组,其实不是普通的黑帮,他们内部组织非常严密,以企业模式来管理帮众,帮众不但很少扰民,而且还能克制其它势力,治安反而要比其它城市要好一些。
 
    陈轩被打劫,那是因为,带的钱实在太多,眼睛一红,脑袋一热,一些人就不再理智。
 
    而这几个人,正在陈轩有意无意的询问中,把信息一点一点透露出来。
 
    对他们这些当地人来说,这些是再普通不过的信息,一点都不隐秘。
 
    不过,对陈轩来说,还是很有意义的。